天创|中山4A
中山.北京.深圳 
         
    品牌VI 标志 画册 印刷 包装 影视 摄影 空间SI  
 
     
     
品牌营销:耐克VS阿迪达斯
 

品牌设计公司,在关于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商业叙述里,有太多两家体育巨擘争夺消费者、市场的思路。在这个故事里,虽然耐克和阿迪达斯还是成双成对地出现了,但是耐克成了故事的主角,阿迪达斯扮演了一个在中国市场营销游戏里和他抢戏的配角。

耐克的目标

比赛第 90 分钟,奥斯卡右脚捅射,球进了。世界杯首场比赛,巴西队对克罗地亚队以 3:1 结束。北京时间 6 月 13 日凌晨,全世界都看到了这场巴西圣保罗的球场大战。看不到的比分是 22:3。无论 22 名球员中的哪一位出现在转播镜头中,你都会看到那标志性的“嗖嗖飞勾”(swoosh)——巴西队和克罗地亚队的球衣、球鞋都来自耐克。场上 3 位奔跑的裁判则穿着阿迪达斯的衣服:作为世界杯的官方赞助商,阿迪达斯的广告牌在赛场上随处可见,比赛用球和裁判用衣也都由其提供。

类似的场景出现在 18 天前的中国。5 月 26 日,中超进行了世界杯前最后一轮比赛。比赛开始后第 5 分钟,北京国安球员张稀哲左脚射进了第一个球。35 分钟之后,广州恒大的埃尔克森右脚射进了当晚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球。比赛最终以 1:1 结束。埃尔克森是耐克的签约球员,由后者提供球鞋和其他服务及合作。张稀哲签约了阿迪达斯。

作为全球最大的运动服装生产商,耐克进入中国足球市场的决心并没有受到这个国家屡屡与世界杯无缘的现实的影响。从 2009 年开始,耐克成为中超赞助商,提供联赛用球,并为中超 16 家俱乐部提供装备。此外,耐克还为埃尔克森效力的恒大俱乐部提供更多赞助。

但耐克已经不满足于在这个全世界球迷最多的国家中仅仅为职业选手服务了。世界杯的这一个月是激发这片极具潜力的市场的好时机——不论是激发足球爱好者对产品的欲望,还是旁观者对运动本身的好奇。尽管中国是非参赛国,但这并未影响到人们的观赛热情。根据国际足联的数据,南非世界杯开赛两天后,中国在家观看世界杯的人数为全世界最多。而 2013 年年底的恒大亚冠次回合比赛,据亚足联统计,共有近 1.2 亿名中国观众观看比赛,其中通过央视观看直播的观众达到 6819 万人,创下除世界杯和奥运会足球比赛外近 10 年来中国足球直播赛事收视之最的纪录。

“我们经常说场上的故事,现在也要开始讲场下的故事。”耐克大中华区市场营销副总裁司马裴 (Simon Pestridge) 说,“中国市场的不同点在于,足球产品消费者少,踢球的人也少。我们要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足球中来,创造这个氛围。”

在中国讲故事

就像去年冬天“跑了就懂”市场活动,耐克把老人、儿童、女学生、上班族通通拉进跑步一族;现在,在远离世界杯主战场 19000 公里的中国,耐克希望那些哪怕对足球只有一点点概念的人也能被吸引到这项运动中来。

“是不是官方赞助商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耐克大中华区资深传播总监黄湘燕说,“我们擅长的就是讲故事。”40 年前耐克在美国开始讲述跑步的故事。现在,它要在中国讲足球的故事——用司马裴的话说就是,“用最令消费者信服的方式讲述我们的故事。”

两个月前,坐在西班牙马德里一座有 380 年历史的国王宫三楼,耐克总裁马克•帕克声称,“今天的耐克是足球领域的领军品牌。”耐克邀请全球各地的 250 名记者来到这里,为的是看耐克新推出的足球鞋。

这是耐克首次做出这样的公开表态——全世界都知道耐克是世界杯的非官方赞助商,但很少有人会想到这个上世纪 70 年代靠卖日本跑鞋起家的公司会想在足球上超过阿迪达斯。

耐克将宫殿二楼的一块空间改造成一个小体育馆看台,座位漆成了和没有座椅的水泥看台类似的颜色。用于同声传译的耳机摆放在每一个座位上,语种有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日语和汉语。灯光变暗后,屏幕上开始播放公司今年为世界杯制作的广告《搏上一切》(Risk Everything):一群孩子为争夺场地开打,后来他们一个个变成了专业球员——C 罗、鲁尼、内马尔……他们在世界各大重要比赛中踢球,最后,他们可能置身于世界杯赛场 (片中只字未提)。最后一刻,男孩推开 C 罗走上场罚点球,承担比赛关键时刻的责任。

2013 年年底,耐克开始构思 2014 年巴西世界杯的口号,其间尝试过其他表达,例如“Dare To”,不过后来还是选择了“Risk Everything”。“我们一直在想怎么更好地把信息传递给年轻人,不论是通过电子平台,还是未来通过零售渠道和产品,‘Risk Everything’都是最完美的一句。”耐克品牌全球总裁特雷弗•爱德华兹说。爱德华兹今年 50 岁,1992 年加入耐克负责区域营销。

耐克员工会用一些大而抽象的词强调“搏上一切”这句口号的意义,诸如“激励人心”“实现梦想”等等。但令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由爱德华兹带着些欧洲口音说出的:“‘书写未来’看上去……保守一些,‘搏上一切’更大胆,就是……你要试着进一球,不管有多烂。”

“书写未来”是耐克为南非世界杯推出的口号。那一年,中国甚至没有在世界杯外围书写未来。不过“试着进一球,不管有多烂”这句话多少能让这个国家想踢又不敢踢的小朋友产生一点动力 (大意如同“别怕,试着踢一球,再烂不会烂过国家队”)。

耐克不介意中国没在世界杯赛场上书写未来,它还要利用世界杯与这个市场上的消费者发生关联。“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相比更需要这一点。”司马裴说。在耐克看来,这支全球推广、没有一名中国球员的广告某种程度上是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中国的青少年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大压力,我们希望用这样一个方式启发他们,即高压的瞬间也要勇于尝试。”司马裴说。司马裴曾经在耐克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工作,他甚至认为这次的口号还迎合了当下的中国商业环境,“中国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

这么来看,“搏上一切”多少描绘了当下年轻人在商业世界的行走方式。而尼尔森公司对来自中国一线城市的 90 后进行长达一年的跟踪研究后发布的《90 后生活形态和价值观研究报告》认为,这一群体希望自己“独特”和“独立”,自我意识强烈;他们不仅懂享受,也懂得如何实践和拼搏,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追寻自我”,释放个性。“耐克的口号放在中国很合适,”体育网站虎扑体育战略市场部总监邹游评价,“它的定位是年轻人,年轻人爱出位。”

阿迪达斯为本届世界杯推出的口号是“成皇或败寇”(all in or nothing)。

“一个球队可能有比较好的个人,一个国家也可能有比较好的球员,但是一定要让球员组成一个团队,以团队的形式去努力去拼搏,这样才能够获胜。所以我们的口号是大家一起努力成皇或败寇。”在 5 月 19 日阿迪达斯关于世界杯营销的媒体群访上,阿迪达斯大中华区市场部副总裁孟书漫这样介绍阿迪达斯的世界杯广告主题。

耐克今年的广告和阿迪达斯 2006 年世界杯广告《何塞 +10》有些相似。在阿迪达斯的广告中,两个在泥土地上踢球的孩子为自己的球队挑选球员,当他们叫到贝克汉姆、齐达内等球星的名字时,他们都纷纷现身。不过,耐克的片子又多了点戏谑成分,例如 C 罗女友的飞吻,和突然变身绿巨人的守门员。

即使这样,两家公司传递的信息也不尽相同。《何塞 +10》最常见的解读仍是团队精神,例如“任何一个伟大的球星,在足球场上也需要 10 个同伴的协助”。而耐克愿意相信充满个人特色的冒险精神,“最后一刻也要相信自己,勇于尝试,承担责任。”黄湘燕说。

在耐克眼中,和广告一起推出的白色骷髅头形象也是与中国消费者发生关联的好桥梁。几位耐克高管在听到是否担心过这个形象会不受中国市场欢迎的问题时,都笑了。“我们从没担心过,当然,我们也在中国做过调研,它 (骷髅头) 很受欢迎。”爱德华兹说。“我们很希望和中国年轻人产生共鸣”,说这话时他正坐在那间耐克展示 10 支国家队球衣的空旷屋子里,指着斜对面挂在墙上的宣传海报,黑底白字 (Risk Everything),中间是额上带一个勾的骷髅头。司马裴认为这个形象很好地传递了耐克要表达的冒险精神,“骷髅头很有趣,本身就是个好故事。”

超越阿迪达斯

在足球世界,耐克本身就在冒险。“进攻”是这家公司自 1996 年赞助巴西国家队后就向后者学习的风格。

阿迪达斯是国际足联 6 家全球合作伙伴之一。据美联社报道,今年世界杯赞助商向国际足联贡献了 14 亿美元。赞助的最低层级门槛是 2000 多万美元,成为全球合作伙伴 (第一层赞助商) 要贡献至少 1.2 亿美元。

耐克不属于今年世界杯三层赞助商共 20 家公司的任何一个。但 32 强中,耐克赞助了 10 支国家队,数目超过以往任何时候,比阿迪达斯还多 1 支。

曾经把追赶阿迪达斯作为目标的耐克今天正把唯一的对手拉进另一场代价不菲的比赛中:看谁能尽可能多地赞助一流球队和球星。

耐克赞助的包括巴西、葡萄牙和 C 罗;阿迪达斯赞助了西班牙、德国和梅西。体育营销研究机构 Repucom 公布的一份世界最具商业号召力的十大足球明星榜单显示,耐克签下其中 6 人,阿迪达斯仅签下 3 位。

在阿迪达斯 5 月推出的世界杯广告片中,除了梅西,其他三位主角德国球员施魏因斯泰格、乌拉圭球员苏亚雷斯和巴西球员阿尔维斯都未能跻身该榜单。

2014 年刚刚加冕“世界足球先生”的 C 罗位列榜单第一,阿根廷人梅西第二。全球有约 84%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知道 C 罗的名字,这位皇马射手在 2013 年帮助耐克卖出超过 100 万件球衣。此外,尽管阿迪达斯是德国队的官方赞助商,但该队的很多球员穿的是耐克球鞋——5 月德国对阵波兰的比赛中,德国队中 9 位先发球员穿的是耐克球鞋。

连续两天,耐克把发电机放在马德里老旧的王宫外面,在有部分损毁的宫殿里搭建舞台。三楼的天花板下摆放着 21 个身着世界杯队服的人体模特架,展示的分别是 10 支国家队的主场和客场球衣,巴西队多展示了一套。再往里走,157 只黄绿色和橙色的足球鞋像水晶吊灯般从屋顶悬下。

耐克在 1971 年就推出过第一款足球鞋,但由于这款鞋无法适应潮湿天气,很快消失在公众视野——此后,耐克更以跑步鞋、篮球鞋和网球鞋为公众熟知。一直到 1994 年,耐克与巴西足协签约,才正式进入足球领域。阿迪达斯从 1970 年开始就是国际足联的赞助商,这一身份将持续到 2030 年。

对于耐克,非赞助商的身份并无大碍——不用提“世界杯”这三个字,它的广告和市场活动也能让人联想到一场全世界的重大赛事。根据尼尔森的调查,在 2010 年世界杯开踢前的一个月,网络上相关的讨论几乎有三分之一焦点是耐克,是阿迪达斯的两倍。2008 年,《低俗电影》导演盖•里奇执导了耐克的一则广告。这则名为《练就下一个辉煌》的微电影讲述了一个年轻运动员如何从荷兰地区联赛球员成为阿森纳队球员的故事。广告里完全没有出现这位年轻运动员的正脸,你看到的只是 C 罗和曼联队的韦恩•鲁尼狂奔而过,或大爆粗口。这位年轻球员训练到吐,不停更换女友,但他踢得越来越好,渐渐赢得认可,最后他代表荷兰队步入“赛场”,参加“全世界最盛大的赛事”。

耐克和阿迪达斯都为球员和球队提供赞助,但耐克对现实世界的依赖要小一些。阿迪达斯更像是一位制鞋匠,耐克“与其说是一个体育服装公司,不如说是一个营销公司”,体育咨询公司关键之道总经理张庆说。

在耐克看来,现在的成绩比靠什么发家更能说明问题。根据其提供的数据,2013 财年耐克在足球品类的销售额为 20 亿美元 (1994 年这个数字是 4000 万美元),超过阿迪达斯。阿迪达斯声称“不方便”对本刊提供同类数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赫伯特•海纳 (Herbert Hainer) 在公开场合最常表达的是,“2014 年我们期待在全球的销售额实现 20 亿欧元 (约合 27 亿美元)”。

在阿迪达斯的主战场西欧,耐克与这家德国老牌的差距在逐渐缩小。根据市场调查机构欧睿国际 (Euromonitor) 发布的调查结果,2012 年耐克在西欧市场上所占份额为 12.4%,阿迪达斯则占 13.2%。公司财报显示,2014 年上半财年耐克的西欧地区销售总额上涨 11%,阿迪达斯在第三财季则下降 6%。

在非世界杯参赛国中国,根据欧睿国际的调查,2013 年耐克市场份额为 12.1%,继续领先阿迪达斯 (11.2%)。中国是耐克仅次于美国和西欧的第三大市场,是阿迪达斯销售额排名第五的地区。世界杯赛场既不是耐克的主战场,也不是中国的主战场,但对于耐克,中国是必须争夺的主战场。

抓住年轻人

进入足球领域刚刚 20 年的耐克希望把“进攻”的性格传递给中国年轻人。在这里,它的世界杯营销口号可以指向足球以外的地方。

尽管那支 4 分钟长的广告在优酷上的播放次数已经超过 100 万,YouTube 上超过 7200 万,但耐克认为真正举办比赛比视频预热更为重要。“有真实比赛的话,‘搏上一切’的理念在中国落地的可能性就更高了。”黄湘燕说。

黄湘燕在耐克工作十多年,在她看来,最关键是要唤起中国年轻人的热情。“中国的小朋友比较保守,即使有压力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反弹的。我们要创造一个情境,让他们愿意为自己争取机会。”

耐克将激发进攻的情境放置在 27 米长、14 米宽的场地,这还不到正规足球比赛的场地面积 (105 米长、68 米宽) 的 1/18。在中国推广的赛制以四对四为主,也有五对五。耐克不在意场地是人工草坪还是水泥地,“甚至在大卖场里都可以”,司马裴说。耐克设置这个游戏时关注两个点,一是用什么游戏规则传递“搏上一切”,二是如何破除足球场地的限制将比赛体验传递出去。

这个叫作“拼者胜”的比赛规则是,一队先进一球,另一队罚下一人,决定胜利的是第二个球哪支队伍进。“即使我只有 3 个人,你 4 个人,我还是可能赢。就是不要让小朋友放弃,这样的比赛方式会让小朋友更积极。”黄湘燕说。在司马裴看来,这样的规则会让参赛者产生“120% 的进攻欲”。

大部分时候采访耐克,不论什么问题,听到的第一个词大多是创新,“拼者胜”在他们看来也是。考虑到类似的小规模赛制比赛一直在欧洲盛行,耐克所做的更像是“微创新”——和互联网应用的用户体验类似,找准年轻人心里的那个点。

虽然整体上耐克这届世界杯市场活动分成三个循序渐进的阶段,但“拼者胜”的创意和“搏上一切”却是同时开始。“核心信息就是要冒险,这个理念最后分解成两个词组。”爱德华兹说,“‘拼者胜’作为一个游戏很早就存在了,我们把它提炼成一个概念,人们会更感兴趣。”这类似于产品包装。即使是团队比赛,这样的赛制也是鼓励个人冒险。“耐克是典型的美国品牌,更强调个人英雄主义。”张庆评价道。司马裴表达得很直接,“我们一直在改变出现在市场上的方法,现在我们更希望让消费者从个人层面上参与足球。”

2012 年年初,网络口碑研究和咨询公司 CIC 发布一份名为《中国年轻消费者喜欢什么》的数据报告,在“生命价值”一栏,指出中国年轻人想要的是“梦想& 渴望,勇气,生活方式”。媒体扮演的角色分别是“生活方式指引,推动个性化,个人属性”。同年年底,麦肯锡发布报告称,中国的年轻消费者更情绪化。报告里提到,“2020 年时,中国年收入超过 10.6 万元人民币的主流消费群人数将达到 4 亿……这些新兴消费者更自我放任,注重个人享受,并具有品牌忠诚度。”

类似“拼者胜”的比赛和过去的跑步活动都是耐克试图培养起品牌忠诚度的措施。2008 年的奥运会让中国体育产业爆发,之后各大体育品牌都遭遇库存寒冬,6 年后依然未能完全缓解。“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整个运动品牌市场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一年。”黄湘燕 2014 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耐克现在依然在和经销商一起处理库存问题。对于为何要组织诸如“三里屯夜跑”等各类跑步活动,2013 年年底耐克方面的解释是,“现在中国的体育产业的广度已经达到一定的规模,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深度。一个品类或者说一项运动,中国的消费者究竟理解多少?”

阿迪达斯希望在世界杯期间抓住的人群是球迷。孟书漫称阿迪达斯会将球迷对比赛的激情延续到市场营销中。“我们将举办消费者市场互动活动……在重点城市,我们将在一些酒吧中组织观看世界杯,为球迷们提供又一个支持自己喜爱的球队的场所。”他在回邮件里写道。和耐克一样,这同样是视频发布之后落地的活动,不过是另一种“接地气”的路径,且针对另一人群。

北京、上海、广州已经展开“拼者胜”的意见领袖联赛,接下来一直到世界杯结束后的一个月,比赛会开放给普通的足球爱好者。“拼者胜”的游戏规则可以让那些不太踢球的孩子认识足球,某种程度也借机发送了耐克的信息——希望年轻人可以重新认识这个品牌。

社交营销

“我们一开始就想能不能让社交的功能一起在这个比赛里面出现。”黄湘燕说。

从 6 月 1 日开始,包括 C 罗、内马尔、鲁尼、伊布等在内的耐克签约球星就陆续通过自己的 Twitter 账号发布长度为 15 秒左右的动画视频,球星本人是主角。6 月 10 日,这则名为《终极对决》的完整动画影片作为耐克今年世界杯营销广告三部曲的终结篇公开。

耐克觉得“没有买一个很大的媒体来放这个影片”意味着公司对社交媒体和消费者互动有了更好的理解。耐克在过去掀起跑步潮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它的 App Nike+ 营造了一个跑步社区,跑者可以分享里程、心情,跑者之间还可以相互排名。跑步成为社交方式,进而成为许多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之一。耐克曾经表示,最近几次市场活动公司投放在社交媒体上的成本明显提高了。尽管相比电视台和平面媒体比重还不大,但是公司投放媒体策略的重心明显有转移。现在,当被再次问起此次世界杯营销中社交媒体的投入占比多少时,黄湘燕说:“金钱的投入占比不能全面反映公司策略 ; 这次我们在发布平台上选择了运动员的个人社交账号。”

世界杯期间,在动画视频的基础上,耐克会给一些参与互动的年轻人制作特别视频。耐克的逻辑是:当你收到内马尔或 C 罗给你个人的视频,他叫出你的真名或是社交账号的名字,你会不会想分享出去?

耐克有一个指导原则是“一对一”,“如何让一对一的对象觉得惊讶又高兴,是我们想要多花一些功夫做的事。”黄湘燕说。在耐克看来,4 年前的世界杯营销,媒体是传播途径;现在他们能利用更个人化的媒体和传播方式与消费者互动。

第二位是社交媒体 (46%)。美国 Pew Internet & American Life Project 的网络行为研究则指出,有“网络世代”之称的 Y 世代在网络上偏爱娱乐与社交等活动;相比之下,X 世代 (33—44 岁) 偏好研究资讯、网络购物等行为。而根据艾瑞数据的估算,今年将有近 5.3 亿名中国人通过网络渠道关注巴西世界杯。

社交是耐克仅次于“创新”第二爱提的词。马克•帕克称,耐克在社交媒体上同 2 亿人发生联系。“我们一直坚持双向对话,既面向消费者,又从消费者收到反馈。”

不过 4 年前,想在中国市场做社会化营销要比今天难得多。尽管 Facebook 和 Twitter 分别创立于 2004 年和 2006 年,但中国消费者更常使用的新浪微博直到 2009 年 8 月才开通。用户互动和微博营销大规模兴起都是在南非世界杯之后的事儿了。“全世界的消费者在过去 4 年都发生了巨大改变,但没有一个地方的转变有中国这么大,尤其是对于社交媒体的热衷。”司马裴惊讶于中国年轻人对社交工具的热情。

年轻一代在线上社交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意味着线下与品牌互动的时间越来越少。发布视频是耐克自己来营造足球社交氛围,小规模足球赛多少让一些年轻人体验了远离里约的足球氛围,而如果通过社交分享,则传播了氛围,某种意义上说是年轻人自己创造了更大的氛围。这是耐克起初在中国市场做世界杯营销希望达成的目的——消费者主动参与品牌认知。

孟书漫也强调,这是阿迪达斯自上一届世界杯以来,在中国力度最大的一次世界杯宣传活动。“我们在社交媒体方面投入了巨额资金,包括 QQ 和微信平台;我们也很重视平面媒体,因为它现在仍然很重要,特别在宣传产品方面……我们也会继续借助户外的广告牌……这次营销活动可以说是投入了巨资,我们在所有方面的投资和预算都在扩大。”他没有指出社交媒体上具体的营销方式,更多提到的,是球迷对于球赛的评论和转发。

阿迪达斯大中华区很早就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社会化营销的团队;但在这届世界杯开始前不久,阿迪达斯向包括媒体人、社交媒体从业人士和体育界意见领袖在内的不到 50 人发放了一份“阿迪达斯足球问卷调查”。据一位接近阿迪达斯的体育公司的市场部员工透露,这批问卷显示出公众对阿迪达斯的印象并不令人满意。问卷包含诸如“期待阿迪达斯足球微博使用怎样的‘语气’发布微博”“期待阿迪达斯足球微博提供哪些内容/服务”,还包括“阿迪达斯足球微博和其他品牌 (选项中为耐克) 微博相比,影响力如何”……

这可以看作是阿迪达斯辨认目标群体的过程。如果只是知道“足球热爱者”这样一个略显模糊的群体,如何进行更加个人化的社交媒体服务? 这份问卷发放得似乎有些迟。毕竟,问卷至今还没有统计完毕,但阿迪达斯针对世界杯期间的社交媒体项目和消费者互动活动已经在陆续展开了。

耐克看上去是有些讨巧,不论是跑步、篮球、足球还是其他品类,公司都会说目标人群是年轻人。“我们的目标群体在过去几年并没有发生改变,一直是青少年 (late teen)。”司马裴说。

谁是世界杯赢家

社交媒体对体育产品实际销售的影响到底如何目前还尚无定论。但耐克看起来并不是十分担心这一点。

同过去“跑步作为生活方式”植入消费者心智一样,耐克在意的是,“搏上一切”是否让那些不踢球的中国小朋友有所感悟。“不管是我在踢球,还是在做其他事,都会受‘搏上一切’启发。如果是这样,销售自然就会来了。”黄湘燕说。

这次围绕世界杯的营销在耐克看来是一种平衡:过去 5 年,耐克一直为中国最专业的足球运动员提供装备;现在,他们觉得有必要为不在足球场上的人创造一个足球氛围,只不过要找到能把那些“场外人”拖入“场上”的好时机。

在耐克,消费者被分为三类,1% 是消费者中的运动精英,几乎每天都会运动,也具备一定的技能 ;9% 是普通的运动爱好者,有技能,经常运动 ;90% 是不常运动的人,也是耐克眼中的潜在消费群体。不论哪个品类的营销活动,都是为了激发 99% 的群体 (有参与运动的欲望,当然也有未来购买的欲望),世界杯营销是,跑步的“跑了就懂”和跨品类的“出来出来”是,更早一些,篮球的“把球给我”和“篮球永不熄”都是……

举办这些活动是因为耐克希望让消费者产生与品牌的相关性。“今天的消费者有太多选择,想赢得他们就要让他们产生真实的情感,让他们觉得自己和品牌相关,”马克•帕克说,“这是我们想继续强化的。”

5 月 19 日,耐克在北京草场地发布了最新足球鞋。在北京东北郊区的这片艺术区,司马裴向 100 多家中国媒体介绍了橙红色的 Mercurial Superfly——大半个月前,同一双鞋由 C 罗在国王宫里改造的 T 台上向大家展示。在帕克眼中,这是耐克参与到世界杯中的另一种方式。“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参与到世界杯中,不是通过我们传递的信息,就是通过我们创造的产品。”

C 罗多少也传递了耐克的其他信息。这位身高 185 厘米的葡萄牙人当天在不到 10 米长的 T 台上来回象征性地颠了几下球。大部分人对他的头发印象深刻:发胶的效果很完美。无懈可击的发型配上深红色的球衣,C 罗与其说是一位运动员,不如说更像一位明星。耐克也确实试图给足球的专业性染上一点生活化的色彩。“我们在销售和社交媒体上都会用类似的方法,”司马裴说,“特别是中国市场的足球产品,会更加有生活气息。”

时尚和运动是所有体育品牌在中国面临的一道选择题。2013 年,阿迪达斯在中国的“运动表现”和“运动时尚”两类产品的销量比例为 80% 和 20%,但这家公司表示一直在往时尚的方向探索。对于耐克,不论是马拉松还是世界杯这样的重大赛事,它都会强调自己的“运动”属性,但总不忘了在那些亮色系的产品上稍稍提一下时尚元素和设计感。

耐克始终不愿意透露中国市场的足球品类业务销售额,公司称过去几年的增长可能不如外界想象得那么快。这并不重要。购买是终极行为,类似比赛的“成皇或败寇”。但对中国年轻人,“成皇或败寇”并不重要,自己“搏上一切”就够了。

巴西队、德国队、葡萄牙队、西班牙队、阿根廷队都是世界杯夺冠热门,这其中有两支由耐克赞助,三支由阿迪达斯赞助。不论最终是不是由阿迪达斯赞助的球队夺冠,这家公司在世界杯期间的收益都不会太差。海纳在比赛前称,本届世界杯期间阿迪达斯售出的足球将超过南非世界杯,售出的球衣数量大体相当。

耐克就更无须在意了。国王宫三楼的小屋最里面,一个老旧的木质陈列柜里放置着巴西人罗纳尔多的照片。他在 2002 年巴西对阵德国队的世界杯决赛中帮助球队赢得了比赛。照片下面放着他在这场比赛中穿的耐克 Mercurial 足球鞋和一个签了名的破旧耐克足球。看上去就好像他是靠这个球赢得了比赛。但实际上,2002 年世界杯的比赛用球是阿迪达斯的“飞火流星”。

 
 
 
 
 
品牌分享 / 品牌管家 【返回】
 
+ 分享
+ 知识
+ 博客
+ 微博
 
品牌营销:耐克VS阿迪达斯
标签:广告公司
文章来源:中山4A 
作者:大创意
 
 
AE客服2 AE客服3 AE客服4 AE客服1
tel: 0760-88859708
brand tel: 0760-88168499
fax: 0760-87601312
web: www.zs4a.com
service hotline: 0760 88859708
 
 
 
     
 
         
         
欢迎来到天创品牌|中山4A
Welcome to CreatBrand office.
  关注我们
Pay attention to.
  友情链接
Parther.
         
         
在这几年的发展探索中,天创一直秉承着“专业、创新、锐意进取、勇往直前”的理念,倡导市场与品牌并重的原则。   天创品牌|中山4A唯一官网:
http://www.zs4a.com
http://www.zs4a.cn
  战略合作伙伴:
网站搜索引擎登录口大全

品牌营销策划,品牌营销,品牌营销策略,品牌营销案例,网络品牌营销,品牌营销推广方案,陶瓷品牌营销案例,衣柜品牌营销案例

中山广告公司是一家立足于中山本土,帮助企业创立品牌的综合性的广告公司,致力于企业品牌的建设, 企业视觉识别系统VIS导入与执行、形象策划、品牌推广、中山品牌设计、空间设计、企业画册(中山画册设计)、展览与展厅设计制作、商业摄影以及媒体制作等。
天创认为好的品牌不只是形式,不只是技巧,不只是视觉,它更应是思想的透析与策略的必然;其内涵指向应独具市场穿透力、沟通力与推广力,其表现风格应是国际化、本土性及品质化的。中山设计公司努力为客户提高具有思想,有市场穿透力和影响力的专业服务,使客户能在同行业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得到消费者的关注和认可。

 

 

 

 

我们的微博 
企业邮箱 | 在线传真 | 天创办公

天创论坛 | 大创意.微客 | 甩麦网
大创意.论坛

中山设计公司 . 中山画册设计 . 中山广告公司
中山品牌设计 . 小榄广告公司
古镇广告公司 . 设计 广告公司网站

灯饰画册设计.灯饰目录设计.灯饰图册设计.灯饰企业画册设计

照明画册设计.照明产品画册设计.照明企业画册设计.照明目录设计.照明图册设计.照明画册.照明形象画册.照明品牌画册设计.照明宣传册设计

 

 

 

 

视觉中国 . 设计在线
中国设计网
Arting365
百度搜索 . 360搜索 . 谷歌搜索

更多友情连接.

 

 

 

         
   
   微信号:a88859709
   
         
 
广东高端品牌设计公司
CIS: BI.VI.MI.SI.
画册.设计.专卖店.印刷.摄影. T:0760-8885.9708
B:0760-8816.8499
:134.2555.5597
 
Copyright◎2008-2014 zs4a.COM zs4a.CN 中山广告公司|中山画册设计|中山品牌设计|大创意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粤ICP备07014981号
中山设计公司 中山画册设计 中山品牌设计公司 中山广告公司 大创意网 中山广告公司